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采集运维智能仿真 >

数码摄影时代 广西“胶片迷”的别样坚持

发布日期:2022-03-05 06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解说】近日,47岁的陈柳平在工作室内,眼睛紧贴着黄铜制成的观片器,仔细查看着胶片的细节。在数码相机日益普及的当下,这位广西“胶片迷”仍然保持着对胶片摄影的兴趣,使用胶片摄影成为他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【解说】作为曾经影像记录的载体,胶片曾是一代中国家庭共同的记忆。进入21世纪,随着数码相机的快速普及,胶片正在逐渐走向消亡。但在陈柳平看来,胶片摄影仍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和特性。

  90年我毕业的时候,用胶片所拍的照片,那个(底片)我还留着。在我们30年(同学)聚会的时候,当时就是用数码相机拍的,但跟着后面这个硬盘就坏了。所以说胶片能留存(的特性)对我感触挺深的。数码(相机)呢,它就是一个数字存储,好多相片我拍了都还没看过,有些东西该慢下来还是得慢下来。

  【解说】陈柳平对胶片的坚持还深受父亲的影响。1975年,陈柳平出生于一个职工家庭,家中共有三兄妹。父亲在每年生日都会为他们拍摄一张胶片照片,以这个独特的关爱方式,记录下兄妹三人成长的每个瞬间,这个举动让陈柳平感触颇深。

  我从(出生)100天开始,我老爸都每年为我们三兄妹拍一张相片,当时没有数码(相机),都是胶片。以前都是在照相馆去拍,给你的仪式感,是平时手机或者数码相机在街边拍的东西不一样的。所以就是这样的经历,我才对胶片有着不一样的感情。

  【解说】作为一名在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工作28年的一线工人,工作场景是他最喜欢用胶片相机拍摄的地方,他希望以胶片这种独特材质记录下钢铁工人们积极向上的工作面貌。

  在柳钢工作长达几十年的过程中,肯定是有感情的。胶片记录我的工作几十年,拍我身边的同事,拍我身边工作的发展,整个柳钢的发展,我觉得也是一个闪亮点。在我们这个年纪的来说,很多人都见过胶片相机,他一看就会有很多亲切感。

  【解说】如今的陈柳平建立了自己的胶片摄影工作室,学习专研了一套胶片冲洗和放大的技艺,在摆满冲洗药水,仅能容纳一人的狭小暗房中,陈柳平往往忙碌2至6小时。胶片摄影的“参与感”是他津津乐道的地方。

  拍(胶片)照片的时候,测光、曝光、冲洗的时间、药水的成分和暗房的放大校准,整个过程是一连环的,而不是独立的。(依靠的)一个是人,一个是脑袋瓜子,要参与进去。

  【解说】近年来,由于贴合复古潮流,胶片摄影重新受到中国年轻人的关注,逐渐成为互联网上的热搜词。曾经一度被贴上“小众”标签的胶片摄影,正在以前人不曾想象的方式进入现代大众的审美视野。